上海水磨,巨乳轻熟女小月的约会经历

说起来我也记不清是第几次去找小月了。短短的几个月,去了不下十次了吧。不为别的,只因为那种情人的感觉,是我从来没有在别处体验过的。

第一次去见小月,是在单位临时起意。我岁数不算小了,素来也喜欢熟女,在本坛见到小月的帖子,有种“卖糕的,这确实是我的菜”的感觉。QQ上约了一下,等到下班就直奔闸北而去。

路上耽误了一下,去短信解释,小月短信来说没有关系,晚一点就玩一点吧。急急忙忙赶到西藏北路站,天色已晚。到了小区里面电话联系,小月的嗓音很沙哑,以至于我以为是别人代接的。见面之后我还问她,刚才接电话的是谁?呵呵,后来才知道,小月的嗓子确实不好。算是个无伤大雅的误会吧。

乍一见面,小月脸上淡淡的微笑就抓住了我。这是一种非职业的微笑。或许不够激情,不够风骚,但是这种真实的,温和的,略带一点羞涩,一点淡然,一点沧桑和一点故事的微笑,正是适合我这种四十老男人的东西吧。是的,那是一种淡然的微笑,也许不适合她LF的身份,但是偏偏狠狠戳中了我的心房。

小月邀我一起洗澡的时候,我惊异于她坚挺的胸部。我是个坚定的胸控,对于这种极品一类的美好乳房,我一边抚摸,一边表达了崇高的敬意。小月说,如果不是哺乳,她的胸部应该还要更好看一些。好吧,妹妹你,你也谦虚一点嘛。不过确实,这是一对非常漂亮的乳房,无可置疑。

洗完澡,像情人一样拥吻在一起,彼此抚摸。由哺乳这件事起头,像家人一样的款款聊起。小月的故事有一些无奈,一些痛,和一些倔强。也许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,爱听不听,听多听少,因人而异。而对于我来说,一次美好的艳遇,必须有一点故事,足够的耐心,一个美好的肉体,很多香吻,和很多的交流。非常幸运的,这些我都从小月这里得到了。

年纪的关系吧,只要前晚工作太累或者熬夜了,我就会有些疲软,以至于小月后来告诉我,她当天以为遇上了一个“不行”的中年男子。这种耻辱性质的误会,我已经在后来的访问中,以不累之身体,持久之战斗,得胜之结果,狠狠地向小月解释过了。但是当天晚上的情况,是这样发生的。

小月先是帮我口交了很久,待弟弟君起立之后,帮我戴上了套子。因为我自己在夫妻生活中从无用套的习惯,所以在身体疲惫的时候,带套常常会使我再次疲软。颇感歉意的我观察了小月的神情,千真万确地,小月的神色没有一丝的不耐。她再次拿掉了套子,抚摸了我的身体关键的零件,包括不争气的弟弟君。这样的事情循环了两次之后,我已经没有勇气继续,但是小月却有足够的耐心。我对她说,没有关系,或者打打飞机也是一样的。飞机没有打下来,因为小月主动给起飞的弟弟君第三次戴上了套子,坐到了我的身上。

也许对于服务控兄弟们来说,这次的经历,服务性不强。但是如果是我,我选择相信,这是全世界最好的服务。

被感动的,是的,真的被感动激发的弟弟君终于奋起了。我翻身而上,在小月的身上完成了一次堪称美好的性爱。小月的乳房随着我的冲击而剧烈地摇动,直至在我魔掌的指缝间流出了洁白的乳汁。之前我跟我儿子抢过几次奶吃,累得半死也只吸到了几滴。但是在小月这里,我居然发现乳汁是可以轻松地吸出来,而且,真的是甜的。

那是我跟小月萍水相逢的第一次。我在若干次的艳遇中,发现了我可以真正记住的一次。后来,又有了跟小月的第二次,第三次,第。。。次。对我来说,小月不是服务系,不够职业,但是却意味着最好的非职业化的服务。这跟我们见面之初,她开门时,送给我的那种淡然的邻家少妇的微笑,其实是同一种东西。相信你懂的。这种东西,出于私心我只想私藏,然而对小月这么做是不好的,因为就像大多数姑娘们一样,她需要快点赚钱,快点攒够,快点上岸。好吧,我把这种经历分享给各位兄弟。请懂得珍惜的各位好好珍惜。祝你们玩得开心,阿门。

QQ群:1028396907(群里妹子真多)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